辯證地分析行情變動和交易得失

為什么與是什么


出于好奇心的本能,人類總有一種探求事實真相的潛在欲望,這就是“為什么”的來源;對未知領域的探索也一直推動著人類文明不斷向前,比如,從“為什么蘋果會落地”到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;從“為什么鳥類會飛翔”到萊特兄弟發明飛機;由于“為什么”的驅動,人類在不斷步。


但任何事物有利必有弊,結合期貨市場,對于“為什么”的苦苦探索卻使得很多人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泥潭,例如,行情為什么會上漲?為什么會下跌?為什么價格會如此變動?等等。面對市場的漲跌起伏,投資者眾說紛紜,經濟學家往往也是莫衷一是;面對各種海量的數據信息,你無從下手;追蹤瞬息萬變的市場節奏,也令你疲憊不堪。緣來緣去,究竟路在何方?


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在投資交易中,相對于“為什么”而言,這本身就是一個“不是問題的問題”:市場包羅萬象、博大精深,匯四海之流、容天下之客;古往今來,無一人能夠完完全全地把握市場的客觀真實,每一個價格的產生,每一波行情的出現,其背后總有基本面、資金面、心理面、政策面等因素的共同作用、交織影響,若想憑一己之力洞察所有的真相,無異于管中窺豹、癡人說夢!


因而與其耗盡精力執著于“為什么”的探索,反不如放下執念,感知市場,認認真真做好“是什么”的研究?!笆鞘裁础?,強調的是事物的一種表象,即市場的表現形式,通過對市場表現和運動模式的匯總、歸納,由表及里、去粗存精,探求其內在的演變軌跡,這符合事物認知的一般規律,更加接近市場的真實。通常情況下,市場的表現形式體現為依次上升或下降的波峰和波谷,又或者為橫向延伸的波峰和波谷,前者稱之為趨勢,又分上漲和下跌兩種,后者稱為振蕩,也叫做沒有趨勢。市場就這么簡單,無論任何時期、任何品種,盤面無不處于趨勢和振蕩這兩種不同的基本表現形式中。這是“是什么”在市場認識層面的解答。


關于“是什么”另一個層面的解答,是交易者自身定位問題。你要弄清楚自己渴望的目標行情“是什么”,是趨勢型的還是振蕩型的,前者往往是跟隨市場動態變化的追漲殺跌,后者往往是在相對固定的價格區間內的高拋低吸,二者切不可混為一談,對這種大是大非的立場問題,交易者要有明確而堅定的信念。你可以通過一定的時間周期去嘗試二者之間操作上的差異,但最終必須清晰地定位自己是趨勢交易型還是振蕩交易型,幻想魚和熊掌兼得,本質上是一種過度貪婪的行為,是一種癡心妄想的愚蠢表現。


因此,當一種行情發生時,無論背后的原因究竟為何,它實實在在已經成為歷史?!盀槭裁础笨偸窃诨貞浲?,“是什么”往往立足于現實。東隅已逝,過去的已經過去;桑榆非晚,該來的遲早會來。糾結于過去,就無法正視現實,而機會稍縱即逝,不要問那么多“為什么”,要盡快致力于回答“是什么”。既成行情的緣由并不重要,即刻盤面的答案才是關鍵。


會怎樣與怎么做


“會怎樣”本質上是一個關于預測的問題,即下一刻或下一階段的市場行情將是什么樣。以某一時刻的某一價格值為基準,下一刻的價格要么上漲,要么下跌,要么維持不變,只有這三種可能性。但是,這三種可能性在后續的時間周期里會持續多久?延伸的空間幅度有多遠?是直線發展的模式還是波折變動的模式?不同模式演變軌跡的時空范圍如何界定?如果要回答以上問題,其答案的排列組合種類顯然是變化無窮的,因而從另一個角度看,價格的運動軌跡又是隨機的,甚至是不可預測的。


在現實交易中,有太多的人花太多的精力去預測市場的未來,而對正在發生的行情卻不知所措,這導致太多的人虧損。因此,相對于“會怎樣”,我們更應該側重于“怎么做”,也就是依據你所感知到的市場信號而做出實際的行動。經常有人說自己“看到沒做到”,這是交易層次低下的一個基本特征。在交易過程中,預測所占的份量是很有限的。評價一個交易者的好壞,關鍵是看他是否堅持按正確的市場規律進退,以及是否堅定不移地執行自己制定的分析研判和實戰操作計劃;市場和他人的行為是外在的,我們根本無法絕對看準,但能否做對卻是由自己決定的,因而,從某種意義上講,“怎么做”的意義遠遠大于“會怎樣”的解釋。


關于“怎么做”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,形形色色、不勝枚舉,但在共性方面,大抵包括進場和出場的時機選擇、資金分配和風險控制,以及對應的心理狀態調整三個方面,其內涵貫穿于“怎么做”所涉及的所有的時空范圍,是一個循環往復的動態發展過程。例如,在行情的初始階段、反轉或回撤階段,連續虧損的時候以及實現利潤或利潤回撤的時候,不同的情況,對應不同的“怎么做”,正所謂“水無常形、兵無常勢”。先想后做,想到才能做到,思想有多遠,我們就能走多遠。只有在理論完善并成立的前提下,才能通過嚴格的執行來達到預期的實踐目標。


因此“會怎樣”是展望未來,是一種預測,更是一種假設,最終由市場來解答;“怎么做”是行動綱領,是針對假設而制定的各種應對策略,是考驗一個交易者功力的試金石,也是客觀衡量交易者自身價值的基本準繩。


我是誰


“我是誰”是哲學思考的終極問題之一,這一刻的“我”已經成為歷史,是既往所有物質與精神的總和;下一刻的“我”還沒有到來,攜帶著嶄新的時空因素。時過境遷,物是人非,對“我是誰”的追問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探索。


同樣,在期貨市場,交易者總是要依據自身的綜合素質,經過理論學習,實踐積累,不斷地總結反思,首先找到那個既往的“我是誰”,在這個過程中,“是什么”和“怎么做”的解決是必不可少的關鍵步驟——“是什么”解決的是對市場和自我的認知問題,“怎么做”解決的是自我與市場的融合問題,當這兩個問題逐步得到答案時,“我是誰”的形象便油然而生,躍然紙上,相對飽滿、個性鮮明、栩栩如生的交易個體從此誕生,交易者的主體交易風格就此形成。


當交易者得到開啟市場之門的這把鑰匙時,后續的道路依然很漫長:交易者按照業已成型的交易系統去嚴格地執行,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,不斷地經歷市場的洗禮和人性的錘煉。也許要歷經很多次虧損才能贏得一次盈利,也許在每次盈利之后又是接連不斷的虧損。成功與失敗,痛苦與喜悅,自始至終不斷地敲打著交易者內心的那桿天平——這是真實的自我嗎?我究竟是誰?有人在內心的搖擺不定中,最終放棄了曾經的那個自我;有人在堅韌的探索和反省中,鍛造出嶄新的自我。


“我是誰”不僅是對交易者自身的考驗,同時也給交易者的發展、完善提供了想象的空間,何去何從?答案就在每個人的心中。就像陰陽兩極的相互轉化,循環往復、生生不息,在經年累月的實踐和修行中,外在的浮華一層一層地剝落,內在的升華一點一滴地積淀,這是一個抽絲剝繭、去偽存真的修煉歷程;隨著時間的推移,“我是誰”的形象日益清晰、厚重,牢不可動,交易者的市場行為變得如此耐心、果敢、簡單、真實。